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诗与远方同心战“疫”:人民网召开线上影视文

  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调研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要统筹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各项任务,在全力以赴抓好疫情防控同时,统筹做好“六稳”工作,尽可能降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努力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目标任务。

  当前,努力实现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成为各行各业重要的任务。2月18日下午,“金台圆桌·人民战‘疫’对策共商会”云端会议室大咖云集。24位来自影视、文旅行业的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就行业破局现状、逆势发展,答好“双胜利”这道考题踊跃研讨。

  “通过与互联网的对话和互动,电影可以找到新的生长空间”“积极推进演艺行业线上线下一体化布局”“探索更多元、更符合用户需求的旅游产品和服务”“对旅游行业相关企业,实施阶段性的企业所得税优惠和延期缴纳政策”……3个多小时,影视组、文旅组嘉宾畅所欲言、集思广益,为影视、文旅行业复苏支招献策。

  受疫情影响,包括2020年春节档影片在内的众多影片陆续撤档。牵一发而动全身,影片撤档就如同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必然会对影视行业链条各个环节,以及出品方、院线以及全年票房带来冲击。

  电影无法上映,影视公司无法回本、收入骤减,连带影响到后面即将开拍的电影,而一旦拍摄环节陷入停滞,整个影视项目的周期被迫延长,影视公司的生存困境显而易见。

  影片撤档,直接影响院线经营。“院线第一季度票房收入,约占全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旺季停业给院线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原大地院线总经理、现大地院线董事方斌谈到,虽然多部春节档影片表示将“择日上映”,但这些作品在春节档之外上映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有可能难以取得预期收益,也将在一度程度上挤压其他中小影片的生存空间。

  疫情尚未完全得到控制,许多正在拍摄的剧组被迫停工,但演员及工作人员的酬劳和吃住、场地租金费用等开销仍在继续,中小型影视公司尤其举步维艰。腾讯影业副总经理申少峰表示,小微企业是影视行业的主力,但它们的抗风险能力较低,“疫情之下,可能会面临揭不开锅的局面。”

  “小企业不仅要承担房租,还负担着停拍后人员费用及拖期超支。筹备项目不能如期开机,资金成本会进一步升高,小企业融资变得艰难。”大盛国际传媒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安晓芬说。

  疫情究竟会给全年电影票房带来多大影响?“据以往经验,春节档七天票房约占全年票房的10%,二月至四月的票房大概是全年票房的三分之一。”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兼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说。

  “2020年春节本应是演艺行业转暖的好时机,但眼下演出市场基本处于冻结的状态,这给我们带来不小的经济损失。”在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练华看来,“疫情带来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

  共商会上,除呼吁进一步减免税费、场地租金,放宽贷款条件、降低贷款利率,成立公益基金外,影视行业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从做好内容、练好“内功”,融合转型、拥抱互联网以及完善园区服务层面,提出对策和建议。

  “电影人要利用好这段‘空窗期’,苦练‘内功’,提升艺术创造能力,创作更多好作品来满足观众的需求。”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原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说,“这是每个电影人的立身之本,也是电影行业的立身之本。”

  “车歇人不歇,编剧的活儿不能停。”在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汪海林看来,当务之急是要抓好剧本储备,“剧本创作先繁荣起来,就能逐步辐射后面各个环节,有利于整个影视行业的复苏。”

  输出优质内容,是影视企业生存的不二法门。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和连接观众的服务能力,是影视公司的核心能力,疫情的出现加速了影视公司对这两种能力的需求。

  “优质内容是行业王道,是产业发展的引擎和加速器。要加大对优质内容的扶持力度,解决好上游创作、融资、制作等环节的问题。”方斌说。

  当前,传统的线下模式依然在整个行业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线下、线上打通虽然被提及多年,但一直未能形成规模化的新产业模式。疫情的出现,给影视行业带来融合转型、推动线上线下一体化布局的新契机。

  北京春秋永乐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练华谈到:“我们应从现在开始,积极推进演艺行业线上线下一体化布局,增强公司乃至行业对不可抗力风险的承受能力。”

  “流媒体平台有资源、有观众、有数据,也有资金,传统电影行业有大量年轻的电影人才。最关键的是我们能不能形成合力,来促进优秀内容的生产,做大这个市场。”叶宁也是线上线下形成合力的倡导者。

  “新技术特别是互联网对电影影响巨大,电影+互联网能为电影开拓新途径,通过与互联网的对话和互动,电影可以找到新的生长空间。”饶曙光说。

  “希望电影人加速自我革新,寻求与互联网融合联动而不是防守抵挡,探索线下影院和线上平台更为多样的合作模式。”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说。

  正如乐播新瑞(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宇程所说,要正视困难,寻找新业态和新机会。疫情暴发后,宸铭传媒集团董事兼副总裁陈爽一直在思考影视公司的“自救”方法:“一家影视公司未来发展的路径要有体量、有抗风险的能力,要沉淀用户、聚集流量,提升影视产品的附加价值。”

  据宁波影视文化产业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陈建瑜介绍,象山影视城在疫情发生之后出台包括实行全程代办服务、提供线上预约服务、加强健康安全服务、推出特惠支持政策、加大复工剧组拍摄优惠力度、保障群众演员基本需求、加大剧组置景合作力度、加快设立影视产业扶持基金等在内的八项措施,帮助影视企业渡过难关。

  青岛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孙恒勤也表示,从1月29日开始,为在产业园内拍摄的所有剧组免除了开工之前所用影棚、制景车间的费用,并免除了园区内大量租户、配套企业、教育机构的租金。

  “对电影行业来讲,我们首先要树立信心,信心比黄金更重要。”饶曙光鼓励电影人,面对疫情要坚定信念,“实践证明,中国电影市场具有很大的韧劲,具有很大的回旋空间。我相信经此一‘疫’,影视行业在复苏之时,一定更加生机盎然。”

  当前的疫情毫无疑问对文旅、体育行业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赛事停办、景区关闭、旅游团暂停,对于这两大幸福产业来说,不光需要政府部门的扶持政策,从企业自身出发开展自救,创新产品及经营模式也显得至关重要。

  通过此次在线研讨会,记者发现,在国家陆续出台各项保障措施的背景下,许多企业都在积极求变、危中寻机。

  “旅行社业务目前处于完全停滞的状态,从收入角度来说应该说是零收入。”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高志权一语道出了目前整个文旅行业的困境。

  对此,凯撒同盛旅行社(集团)执行总裁汪辉表示,虽然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主营业务暂时停业,但目前也在积极尝试零售端的混合业态,“我们要有所应对,同时加强‘内功’修炼,为未来的消费结构升级和需求变化做好产品升级的准备,探索更多元、更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汪辉透露,凯撒目前已在加紧制定未来疫情结束后的产品策略和资源的采购计划、人才提升计划,为迎接市场复苏储备能量。

  文旅行业同样人员密集、流动性大,受疫情影响,很多中小企业面临巨大压力,而一些大型平台企业也希望通过推出一系列举措,同合作伙伴一起渡过难关。

  携程集团副总裁李欣玉表示,希望政府部门加大资金的支持力度,对旅游行业的相关行业,包括机票销售代理的企业,免征增值税等税费,实施阶段性的企业所得税的优惠和延期缴纳政策,协调上下游企业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尽可能减少某一个行业的损失。同时,李欣玉谈到,携程相关业务部门也启动了5000万元的支持基金等扶持政策,助力合作伙伴共渡难关。

  途家民宿首席财务官兼蚂蚁短租首席执行官王枫表示,对于民宿行业来讲,现在需要帮助商户,帮助房东做一些协商,“我们去给他们做一些扶持的计划,减免了特定区域、特定时间的商户佣金,希望他们跟我们一起继续走下去,一起成长下去,坚持到春天的到来。”

  对于未来市场走势的预测,景域驴妈妈副总裁刘才表示,疫情后行业的变革将加快,会变得更自然、更卫生、更自主、更集约、更智能。“开放空间人员密度低的景区,预计会更受欢迎,比如说山水型的景区;通风的、卫生条件好的酒店可能被优先选择;分餐制、快餐制、半成品的餐饮可能有比较多的机会;自助游、自驾游的比例将更快地提升;而抗风险能力强,反应快,调整迅速的企业也将有更多的机会。”

  广州悦享环球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总裁余晓旭也认为,疫情一定会给文旅行业的发展走向带来深刻影响,“高科技体验类型的旅游产品如何因地制宜打造、如何促进景区的二次消费以及如何与互联网线上运营和体验相结合,是我们最近考虑得最多的问题。”

  此外,据高志权预测,由于中小学生延期开学,可能会影响暑期的安排,所以,暑期消费的学生市场也将受到影响,因此疫情之后最大的旺季,可能出现在国庆黄金周和2021年的假期。

  除了文旅行业外,体育行业也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领域,而此次参会的相关企业代表则表示,目前正在努力通过跨界合作、线上线下融合等方式转变经营,积极复工。中奥盈谷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瑞东表示,一方面要积极探索线上的产品,提升线上客户服务,把线上和线下的服务进行融合,实现产品的升级换代;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未来开拓更多的体育旅游项目,和文旅企业一道,推动行业发展。

  “最近反而变得非常忙了,因为大量的线上培训、线上的学习,包括线上的比赛,都开始找过来进行合作。”企鹅体育总裁刘建宏表示,对体育产业的发展不需要担心,因为疫情必然会过去,正常的生活必然会恢复。但中国的体育产业过去都在线下操作,对线上能力的积累不足,对线上的重视也不够,所以导致当疫情到来的时候,大家不知道在网上能做什么。

  “我们一直在尝试新的产品,比如结合新媒体的赛事直播服务和智能剪辑服务。这一次疫情对中国体育来说是一个提醒,大家线上的能力一定要和线下能力充分结合,只有这样中国体育产业才能够实现弯道超车。”刘建宏说。

  悦跑圈联合创始人兼CEO梁峰也表示,原先都是对接线下赛事,现在开始对接国内国外各种线上赛事活动,“我们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把我们的数据、跑者和组委会对接,通过半年时间的休养生息,把跑团数据库、赛事数据库做得更详细,相信等春天到来时会有更好的工具和手段迎接日益增长的需求。”

  企业自救、行业互助、政府救市,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如何理性判断市场走势,如何更好地助力市场恢复,参会的专家学者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中国旅游研究院副院长李仲广表示,疫情及其对旅游业的影响是瞬息万变的,突发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对旅游业的影响期是一年以上,但总体恢复期一般在3个月左右。从监测数据来看,春节以来有组织的旅游活动应声而减,直至全面停止;探亲访友游客同比也减少了76%以上,目的地活动半径持续收缩到2公里左右,春节七天,减少了近一半的预期消费。

  李仲广认为,协会、联盟和头部企业要体现抱团渡过难关的积极作用。旅游主管部门要及时调整策略,保底线、复生产;未来的产业政策目标要及时转向需求侧和市场面,只要市场有序恢复,市场主体自然知道怎么做生意,文化和旅游系统的工作重点也将转向保障供给和市场监管。

  对于目前文旅行业的复工,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曾博伟表示,在具体的阶段里面,怎么样去把握文旅行业的复工节奏很关键,“旅游会比工业类的晚一些,什么时候可以去旅游,什么时候可以跨区域、跨省的去旅游,这是需要把握好的。”同时,他提出,国家相关部门对文旅企业更多的是长远扶持,增强行业的信心。“旅游业是永远的朝阳产业,这个行业不管受多大的挫折,未来前景是看好的。国家层面更多的是在大的范围里面支持一个行业的复苏,对文旅企业来讲,还是要聚焦产品创新和市场模式的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表示,未来市场反弹是肯定的,只是反弹的幅度、反弹的时点要理性看待。此外,对于后续的影响,宋瑞强调,一方面要警惕或者防范产业链过大的振荡,一方面后续肯定会在一些细分领域出现并购的热潮、洗牌的加剧,要对此做足充分的心理准备。

  影视、文旅产业都是人们美好生活的刚性需求,虽然眼下遇到了困难,但疫情过后必然会迎来复苏和创新转型的新机遇。如何开发创新产品、优化服务体系以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新需求、推动行业发展,是影视、文旅产业复苏的关键。

  不仅为疫情之下的企业生存出谋划策,更为疫情过后的行业发展献智献策,这正是人民网在特殊时期举行这场特殊的对策共商会的初衷和初心。人民网将继续扛起主流媒体的责任与担当,与全国人民、各行各业同力协契,共克时艰。

(责编:admin)

  • 女性时尚

相关阅读